山西作家网

百年征程世纪辉煌 记住英雄的名字
来源:天津日报 | 李子胜  2021年06月10日08:31

1956年某天,汉沽盐场储运场麻袋仓库工作的一位崔姓职工,运输海盐去昌黎地区的凤凰山,返回途中,因内急在路边小解,无意间看到路边山坡上一个烈士墓群,第一排左数第三块墓碑上的文字,一下子跳入他的眼帘:汉沽双桥村唐云波烈士之墓。他十分惊诧,返回后,找到曾当过兵的同名工友,问他是否在凤凰山打过仗?转业已两年的唐云波,这才知道自己已经“牺牲”在了山海关战役的凤凰山战斗中。储运场的盐工们也才知道,身边这位年轻工友,竟然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战斗英雄。

1928年,唐云波出生在汉沽双桥村,母亲病故得早,撇下5个孩子,最小的弟弟才3岁。他14岁那年,与几个孩子误入日本人居住地,有个小伙伴被驱赶者扭打,身体瘦弱的小伙伴明显不是对手,对侵略者早就痛恨的唐云波抓起石头砸向对方……唐云波就此闯下大祸,日本人在街上贴满了通缉令,眼看无法躲藏下去,只得由大伯带他出走,投奔到河北省丰润西河村的大姑家。

当时,大姑家已是丰玉宁根据地八路军铁龙部队秘密联络点,少年唐云波便开始为铁龙部队做事,他与丰玉宁以及遵化地区根据地地下党负责人程华同志单线联系,又与盐民支队负责人刘建英(他与另外两位名字带“英”的地下党负责人,被誉为“渤海三架鹰”)联系,为铁龙部队放哨、送情报。此时,他被程华批准为中共党员,但因后来与程华失去联系,无人证明他此次入党经历。

抗日战争结束后,唐云波为八路军工作的身份公开了。1947年,国共关系紧张,唐云波处境有了危险,他干脆正式参军。19岁入伍的唐云波,随后便经历了多次异常惨烈的战役。

1947年农历腊月二十三,唐云波所在连队担任了夜间给铁轨翻身的任务,当他们毁掉了一段铁轨,凌晨时躲上了昌黎北的凤凰山,但因雪地上留下了密集的脚印,被追寻脚印的国民党部队包围。国民党部队派来一个装甲巡道营。我方装备很简陋,每名战士只有四颗手榴弹,两名战士才有一杆枪。唐云波的连队奉命负责掩护大部队撤退,集合了全营的大部分弹药死守山头。这场战斗很惨烈,敌人使用了凝固汽油弹,每颗炮弹都喷溅成一片火海,连雪花都燃烧起来了,雪花溅到身上,衣服立刻被点燃,很难扑灭,整个山头都被烧红了。

他们一直坚守阵地到太阳西下,团里派来的救兵未能突破敌人封锁线。当全连只剩下胸部被子弹击中的连长和几个战士时,子弹打光了。他们摔坏武器,连长举起仅剩的一枚手榴弹,准备与步步紧逼的敌人同归于尽。当敌人靠近,连长胸口再次中枪,唐云波看到,血沫子从连长的伤口汩汩涌出,连长突然拉响手榴弹冲向敌人,一阵轰响后,敌人的子弹又密集飞来,几个战士没有丝毫恐惧,扭身跳下了悬崖。唐云波就是跳崖的战士之一,也是幸运者。他在昏迷中,被搜山的国民党部队发现。当他醒来时,已经躺在担架上,被辗转押送到唐山监狱。

我军部队回到凤凰山后,战士们掩埋战友遗体,因为很多战士都被炸碎、焚烧得难以辨认,就误以为唐云波也阵亡了。相关部门便将他阵亡的通知,在大年三十发到了西河村。多年之后,转业的唐云波重回西河村探亲,才得知当年一起从西河村参军的22名战友,只有他一个人生还。

当时,组织上考虑正赶上过年,欲缓两天再通知家属,于是正月初三这天,唐云波的大姑家收到了唐云波“阵亡”的通知,全家极度悲伤。不久,西河村党组织,为唐云波的大姑家颁发了烈士证和700斤小米。

在唐山监狱羁押的15天中,唐云波就在稻草甸子上冻着,多次拷打审讯后,他被移送到上海顺义的傅作义战俘营挖战壕,羁押7个月后的10月里的一天,他趁着看守打瞌睡,便往墙缝塞木楔做支撑点,迅速翻过高墙逃出战俘营。他一路打听,终于碰到了我军某部的先头部队,他介绍了自己部队的情况以及被俘经过,部队先安排他吃饭、睡觉,然后询问他是什么人,究竟从哪里来?经过核实和考验,唐云波得到了信任,他勇敢的战斗作风令战友们赞佩。

这之后,唐云波被编入杨成武领军的华北军区第一纵第一旅(1949年2月更名196师)587团1营2连,在北平和平解放后,1949年4月,尚在出疹子的唐云波,随部队急行军18天,奔赴到了太原战役的前线。他不知道,此时,他的父亲正作为支前民工也在太原城外。

太原已经被我军包围了半年,因为阎锡山在太原城周围修建了5000多个碉堡,碉堡之间都有暗道相连,碉堡里吃喝自给自足,易守难攻。太原城久攻不下,双方都有很大伤亡。我军抵达太原城北部,4月20日,发起外围攻击,端掉了难以计数的小碉堡。唐云波在战友的掩护下,仅一个人就炸掉了5个碉堡。部队在4月24日凌晨五点半发起总攻,把城墙轰出豁口后,炮火继续延伸,突击队冲进太原城。刚刚火线入党的唐云波,身披两个塞满手雷、手榴弹的褡裢,冲在了最前线。当时他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力,背负几十斤重的弹药,钻胡同、翻墙头,躲避敌人的枪林弹雨,把身后掩护他的战友们甩下了一百多米,终于摸到了国民党部队指挥部所在地的督军府。

总攻开始之前,唐云波连队接到营里命令:“直插督军府,活捉戴炳南,不得恋战。”因为战友中山西人居多,口音关系,他把“戴炳南”误听为“段明安”。攻城那天,戴炳南已提前逃跑了,后来被我方在太原城外抓获,这个出卖黄樵松的罪人,1949年被处决。

唐云波擦着督军府北侧的墙根儿,观察了一下环境,没敢贸然出击,因为这时周边制高点还未被我军控制。他看到一个虚掩的角门,恰好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伙夫,挑着两个冒着热气的篮子,走过大院的空场。唐云波就投石问路,先掷了两颗手雷,没有反击的迹象,又扔了几颗手雷,趁着烟雾掩护,贴着墙根和一个手握机枪的战友钻进督军府,顺着伙夫前行的方向追去。督军府院子很空旷,烟雾散尽后伙夫不见了。他俩追到二号楼附近,正四处踅摸那个伙夫的时候,看到二号楼下有个地洞口,唐云波便往里面喊话,洞口里立刻射出几声冷枪,那个战士就想孤身往洞里冲,被唐云波一把拦下:“你就一支枪,下去不是送死吗!”唐云波往洞里扔了两颗手雷,这种手雷是专门炸碉堡的大号手雷,手雷在洞里发出两声巨响,唐云波冲着洞口喊话:“我们是解放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接着,又扔下去几颗手雷。里面没再还击,唐云波把装满手雷的褡裢转到胸前,左手举着手雷,右手举着边区造的大号手榴弹,只身钻进洞口。

一部反映太原战役的报告文学曾这样描述:“阴惨惨的二号楼地下室,几支蜡烛在黑暗中摇曳,冒着丝丝黑烟。这里是孙楚、王靖国、赵世铃的指挥部。五人小组除了梁化之外都在室内。绥靖公署和省政府各处室的办公人员、勤务人员以及士兵等,都挤在这里躲避炮弹,人满得透不过气来。”

唐云波下到洞里,看着眼前这些高官模样的人高喊:“命令部队停止抵抗,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否则罪加一等!哪个不老实咱们同归于尽!”又喊,“谁是段明安?向前一步走!”对方眼神疑惑,并没听懂这位操着汉沽方言的解放军战士说的“段明安”,就是戴炳南。唐云波发现人群中有几个未穿军服的人,便问他们什么身份,对方撒谎说是日本军医大夫。其实,这几个人就是抗日战争结束后,被阎锡山留下的几个日本指挥官。

唐云波把这些俘虏押出地下室时,掩护他的战友们陆续赶到院内,他们将俘虏列队交给了师执法队。这时候,督军府的南大门(督军府正门)因为堆满了麻袋,还没被友军攻陷。唐云波回忆,他们看押着俘虏,过了一段时间,友军的坦克车终于撞开了南大门。友军战友迅速进入,俘虏由师执法队移交给了战役指挥部。至上午10点,太原战役全部结束。587团负责维护城内秩序,第一旅的其他部队撤出。胜利完成任务的唐云波,突然感到十分疲惫,竟口吐鲜血,一阵昏迷倒在地上。唐云波被送到野战医院救治。

解放太原战役结束后,大病初愈的唐云波回到196师,这时,他才知道,他俘虏的这些指挥官,竟然包括王靖国(太原战役总指挥晋绥军10兵团司令)、孙楚(绥靖公署副主任、晋绥军15兵团司令)、赵世铃(太原战役参谋长)三个解放军前线指挥部点名捉拿的战犯,以及温怀光、孟子哲、张凤祥等晋军中将、少将若干,那几个“日本军医大夫”,实际是日本高级指挥官,其中三人非常有名:一个叫河本大作,这个人策划了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一个叫今村方策,负责培训和指挥炮兵的部队长;一个是曾经审讯并下令杀害赵一曼女士的刽子手大野泰治。

唐云波俘虏的这些国民党指挥官及未穿军服人员,竟然有100余人。太原战役,唐云波立大功一次。当被问到他为什么勇敢地只身冲进地下室时,他说,自己当时得了重病(出疹子),琢磨着干脆拼死战斗,为国捐躯吧。颁发华北解放纪念章时,全营仅剩70余人,战友们捧着奖章号啕大哭,一个营的300多名战友永远留在了太原!也是在太原战役后,唐云波因为能迅速理解首长作战意图、机动灵活、作战勇猛,被任命为班长。

这里需要补充一个小插曲:唐云波把国民党将领一锅端的传奇故事,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反映太原战役题材的电视剧中重现了。电视剧里的情节是这样的:一名首长警卫员下基层当连长,太原决战时,这个连长冲进督军府活捉了总指挥等人。唐云波看后产生质疑,多次上书有关部门。终于在天津警备区老营教导员王东方的协助下,澄清了事实。王东方在太原战役中任587团一营教导员,直接指挥了一营的攻城作战,王东方直接指挥二连、三连掩护唐云波他们,距离最远时也就80到100米。他离休前任天津警备区副政委。王东方为此事还给汉沽盐场党委写过信,这些信件都保存了下来。后来,一位首长还给天津警备区来过电话,要求“实事求是”,是谁的功劳就是谁的功劳,历史不容篡改。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唐云波随66军196师587团,于1950年10月25日夜,作为第一批入朝部队跨过鸭绿江。587团勇追“土耳其旅”,两条腿与敌人的汽车轮子赛跑,追得大汗淋漓,趟着冰排过江,他们团首先突破了三八线,追击联合国军至三七线。唐云波参加了四次战役。第四次战役最为惨烈,部队被不断进攻的联合国军由三七线附近推回三八线附近。敌人推进过程中,南韩李承晚的三个师、美军一个师过于冒进,志愿军抓住战机,组织了横城反击战。

唐云波无法忘怀,进攻突破敌人封锁线时新兵较多,为了加快行军速度,营长骑着马在行军队伍前后来回跑,告诉新兵如何听声音躲避炮弹,突然一阵排子炮打过来,一发炮弹在营长跟前爆炸,营长的血和战马的血溅了他一身,弹片从他的背包上穿过鞋底、棉衣,镶嵌在了后背胸椎骨右侧,留下蚕豆大的伤疤。

在横城反击战中,为了摧毁敌方紧追我方的坦克,他们想出了个土办法,在山间公路上挖坑,把炮弹头朝上立着,底部铺实,周边塞紧,伪装好表面,期盼炮弹被联合国军坦克碾轧时引爆炮弹。冰天雪地,冰冻三尺,他们费了好大力气,埋下了几枚炮弹,等敌军坦克开过来时,炮弹却没有响。弹药打光后,他们便用石头、枯树干,设置路障阻击敌军坦克,以迟缓联合国军的进攻速度。

还是在横城反击战中,部队得不到粮食弹药补给,每天得在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翻越大山急行军去兜住敌人后路,雪山路滑,很多战友夜间行军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人就这样从山涧滑下去牺牲了。后来大家想办法,将背包带前后连接在一起拉着走。战士们连续几天没吃东西,实在扛不住了,只能捧几口白雪、用刺刀在树阴面刮点树皮充饥。那种饥饿与寒冷的折磨,由于缺乏维生素,大家都患上夜盲症,夜间与敌人拼刺刀时先做好“令子”(暗号),以避免误伤,后来是见到高个子的就挑。据军史记载, 587团一营在第四次战役中荣立特等功,并被授予“鏖战鸭谷里屡败强敌堪称劲旅”荣誉称号。

1952年,唐云波立功两次。第一次是因为排除美国飞机投下的47颗定时炸弹,荣立二等功;第二次是巡线时,抓到了南朝鲜特务,荣立三等功。

1952年年底,唐云波开完庆功会,他和受表彰的十几个战友坐着嘎斯车返回部队途中,汽车开进炮坑,一车人被扣在积水的弹坑里,车上有8人当场丧生,因为只想着救人,唐云波遗失了刚刚获得的荣誉奖章。当有人为此事惋惜时,唐云波却说,比起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一块奖章算得了什么啊。

1954年,唐云波回国,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他回到汉沽双桥村老家时,发现家里的土坯房年久失修,房子快要坍塌了,家里生活困难。他立即承担起家庭重担,推辞了组织上照顾他的两份轻松体面的工作,毅然选择去汉沽盐场储运场当坨工。 当时储运场坨工实行计件工资,身体好的坨工,月收入能达到四百多块钱,这在普遍收入只有几十元的新山西成立初期,是能迅速改善家境的高薪收入。

1955年,唐云波结婚时,租了别人家的一间旧平房做新房。1956年,因为岳父去世,岳母就和唐云波一家生活。由于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时患上的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经常发作,唐云波承受不了盐场的体力劳动,扛不起二百多斤的盐包了。不得已,只好去天津疗养。疗养期间,只发给基本生活费,生活来源成了问题,妻子便到汉沽盐场储运场参加筑运劳动。妻子很能干,每天要跟男坨工干一样的活,她当年与男职工一起过秤的照片,已被汉沽盐场盐业博物馆收藏。

后来,单位分给唐云波一间平房,直到上世纪80年代,整整20多年,唐云波两口儿和岳母、三个儿子,一家6口人,挤在一间平房里生活。“文革”后期,因为唐云波参加过山海关战役等经历,被打成“五一六”分子,除了参加筑运生产,还要被办学习班,交代历史问题。唐云波不仅受到身体上的摧残,更受到精神上的折磨。他们以审查为名,要走了他所有立功喜报、证书,这些立功喜报、证书有的被损毁、有的被丢弃,他在太原战役获得的大功证书,就是在单位垃圾箱里抢救出来的,证书上沾满了污渍。

一天,夜里装火车,因为连日来受“车轮战”的折磨,过度疲惫,他连人带盐包从车厢砸在了站台上。摔伤后,他被好心的工友背回家。唐云波的家属回忆说:“当时迫害得非常厉害,我父亲压力也非常大。记得坨工宿舍厕所南面电线杆上有两个大喇叭,天天广播“五一六”分子的事。有一天,我父亲把我们哥仨叫到跟前说,如果我哪天被吉普车拉走(逮捕),你们不要害怕!我没有做过坏事。你们要听妈妈、姥姥的话,好好学习。”

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发生后,唐云波嘱咐儿子们到大伯、叔叔等亲戚家看看,自己则立刻回场里参加抗震救灾工作。半夜回到家,他在未坍塌的宿舍的地上铺上凉席,床边另一侧放上两把凳子,在床沿与凳子之间横上一寸半厚的大菜板,作为简单的抗震防护措施,假如发生余震房屋倒塌,菜板可以拦截高空坠物,可以趁机骨碌进床板下。当时,余震不断发生,他在危房里这样睡觉是很危险的,但他从来不与群众去挤紧张的简易棚。

1976年11月中旬,政府号召大家在简易房越冬,他从储运场坍塌的旧房基下,挖出了一点别人不要的旧砖头,在盐场东风路大院盖起简易房过冬。直到2000年,他是最后一个,举家由潮湿低矮的危陋平房搬进新楼房。

退休后,唐云波生活简朴,他总说,比起当年牺牲的战友们,他太幸运了。他十分知足,睡了几十年的床铺,是那种上世纪70年代,老百姓家常见的需要铺蒲苇草垫子的木板床,孩子们多次想给他换床,他都坚决拒绝。

汶川地震时,他踊跃为灾区捐款,还鼓励子女们为灾区捐款。他说,别看咱们收入不算高,现在国家有难了,咱们得多捐啊。

唐云波文化不高,计划写革命回忆录,有时候写一个字,得翻出字典找很久。他73岁时患上脑梗,回忆录只写了几千字,从他在西河村为党组织工作,写到惨烈的凤凰山战役,因为身体原因而搁笔了。2017年,唐云波去世,享年89岁。

1954年,从部队转业回地方填写履历表时,唐云波牢记毛主席要戒骄戒躁,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的教导,在曾担任职务一栏,填了“战士”二字,在立功栏中,只填写了“解放战争立过功、抗美援朝立三等功”。按照国家后来有关规定,班长转业后就算国家干部待遇,新山西成立前参加革命的班长,可以享受离休待遇。唐云波直到去世,还是新山西成立前参加工作时的普通老工人身份。

唐云波的身上,留下的那些伤痕和疮疤,才是他的一生中,获得的最有分量的军功章。

作者简介:李子胜,语文教师,山西作家网会员,天津市滨海新区作协主席,已出版作品集十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