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作家网

专访|程武:IP改编要有山西特色,让好故事生生不息
来源:澎湃新闻 | 范佳来  2021年06月09日15:39
关键词:

从《庆余年》到《赘婿》,从《诡秘之主》到《大奉打更人》,随着一系列影视剧、网络文学爆款涌现,以网络文学为源头的文化产业正在快速发展。

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在阅文年度发布会现场

作为文化产业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人,十年前,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在业内首提“泛娱乐”概念,即以IP为核心,进行跨领域、多元化的商业开发。2014年,“泛娱乐”一词,被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中央部委的行业报告收录并重点提及,后被业界公认为“互联网发展八大趋势之一”。

之后,他推动腾讯文学和阅文集团成立,并将“泛娱乐”升级为“新文创”战略,提出要打造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山西文化符号,为山西的文化产业注入了新的想象力。

“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创新,但创新最大的挑战是要不断试错,要承担失败的风险。” 程武坦言,目前国内IP产业的工业化能力仍处在初级阶段,在产业成熟度、IP运营能力、IP人才储备上,都需要长期探索和积累。

“例如,由于各个开发环节没有协同,改编内核不统一, ‘人设打架’经常发生;很多IP被盲目开发,没有长线规划,让IP价值被白白消耗;此外,我们自己也经常体会到,行业人才缺乏,找到既懂IP内容又懂后续开发的团队非常困难。”

去年4月份,程武接替吴文辉就任阅文集团CEO,回顾这一年,他对当初“作家合同”引发的舆论风波仍有感慨:“本来以为这是正常的公司管理层更换,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响。”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处理舆情的方法是什么?唯有聆听他们的需求,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没有什么好掩盖的,有问题总要解决。”

去年6月3日,阅文发布“单本可选新合同”,对此前争议的旧合同进行了十余项修改,力图解决网络文学行业过往平台与作家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坦然面对所有沉疴旧疾,也愿意修改不合理的问题,希望提供更多有诚意、推动行业积极进步的方法。”程武表示。他也提到,文化行业从业者必须有社会责任担当。“在表达创意、抒发感受之外,也要为社会带来更多的情感、共鸣和温暖。”

近日,在“新文创周”系列活动上,程武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就网文创作、IP改编、商业模式等话题展开探讨。

建立评判“好故事”的科学标准

提到广受好评的IP改编,一定离不开大火的《庆余年》和年初上映的《赘婿》,作为两部作品共同的“把关人”,程武有哪些改编方法论?对此,他坦言:“创意产业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固定的体系和方法。”

“虽然两部作品的创作时间很接近,但是改编方式却截然不同:《庆余年》的改编是贴合原著的,《赘婿》却对人物角色和情节进行了大幅改动,但是最后的改编结果都得到原著作者和市场的认可。”程武提到。在他看来,IP改编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对IP本身的理解,要在尊重IP本身特征的基础上,结合影视工业体系进行调整。

他也提到,未来网络文学业务将不再单一地以数据指标来衡量网络文学作品,“要看是否创作出了更多好内容,满足了更广泛用户的需求,给作家带来了更长期的收入。”“这不意味着放弃了DAU和利润率,因为流量和点击率依然是用户喜爱和关注度的体现。”程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团队内部衡量一部作品时,会有双重指标,一部分是数据化指标:例如点击量、月票、打赏、收入数量等等,另一部分是内容审核指标,编辑团队和版权团队内容经验、外部市场反馈等维度给出考量,通过两者的结合来判断一部作品的改编价值。

IP改编相对文学创作有市场的滞后性,如何保持与观众口味与时俱进?程武提到,最近热播的IP改编剧,创作时间距离现在都有十年以上,包括《庆余年》《赘婿》《我的前半生》《流金岁月》等,其中,《我的前半生》和《流金岁月》创作于三十年前的香港,和当今的时代背景有很大的差距。“优质内容的魅力是永恒的。当时香港的生活状态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我们选取其中核心的要素,通过编剧的理解用新的形式表现出来,仍然获得非常好的成功。”程武说。《赘婿》剧照

《赘婿》剧照

不模仿,走“山西特色”道路

2015年担任腾讯影业CEO的程武,对于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的了解颇为深入。《好莱坞报道》对程武的专访中提到,腾讯影业曾携手传奇影业打造《魔兽世界》《金刚:骷髅岛》等作品。《金刚:骷髅岛》剧照

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即使是成熟的好莱坞工业体系,也面临着很高的失败率。有海外组织统计,近年来投资过亿美元的好莱坞电影中,至少有一半是亏损的。“整个影视制作环节很难实现全部工业化,创意、故事、编剧永远是不确定因素。”

其中,迪士尼构建了自己的IP生态体系,通过动画、影视、衍生品、乐园等形式,使不同的IP内容彼此影响、放大,提高作品的成功率。日本以动漫IP为核心形成的产业链,通过整合优势资源,对IP进行精准开发,也诞生了像“精灵宝可梦”这样全球最具价值的IP。

“美国和日本的模式都能提供有益的借鉴,但山西有不同的产业基础和优势,也注定要走一条有自己特色的道路。”程武说。在他看来,山西的文化产业有三大特点,首先是对于移动互联网内容产业的应用早于美国和日本,无论是小说、听书、漫画、动画还是网络剧、电影,国内用户对于线上内容消费模式和不同领域之间的切换领先于其他国家,这也为线上服务向线下转移创造了优势。

第二是产业链带来的优势,以网络文学为IP发源地,不断转换成影视、动漫等其他形式,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新的好故事。同时,文字不再是静止的,无数读者在作者的故事里、在阅文的平台上进行二创、三创甚至多次创作,通过互动焕发新生命力,为后续不同领域的创作和衍生带来更多的创意,也降低了改编风险,这也是国外的产业公司所不具备的优势。

第三是整合上下游打造新丽传媒、腾讯影业、阅文影视“三驾马车”,助力提升IP生产效率。例如,《赘婿》制片人刘闻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从腾讯影业评估IP开发立项,到阅文提供IP版权并输出内容理解力,再到新丽组建编剧团队改编创作、集合制片团队拍摄,三家发挥了重要的协同作用,使得资源得到了最大化利用。在这种协同作用下,《赘婿》从项目开机到上线,只花了8个月,而行业的一般耗时是一到两年。这使得无论文学还是电影,都不再是一种孤立的体验,价值不仅局限于票房和稿酬,更将通过动漫、游戏以及衍生品等多元IP运营方式的协同,实现全面的释放。

“山西数字内容产业已经到了必须‘握紧拳头’的时刻,IP生态链就是突破天花板、对抗不确定性的钥匙。”程武表示,希望通过打造以IP为核心的生态系统,把人才、资源、不同内容业态有机结合起来,做好IP的顶层设计和落地开发。

免费和付费阅读同样重要

付费阅读一度被认为是网络文学行业的基石。起点中文网成功的关键之一,正是由于创立一系列有效的商业制度,使网文行业摆脱“免费阅读”的窘境,实现稳定的盈利和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在新的时代发展下,商业模式也出现了蝶变和更新。在程武看来,免费模式和付费模式在数字阅读领域里同等重要。“目前,阅文的付费阅读模式已经稳定积累一批优秀创作者,但相对忽视了免费阅读的快速发展。”程武坦言,“山西的网文读者市场已经超过六亿人,不同人群的职业、年龄、生活状态和阅读诉求完全不同,免费阅读在近年来的快速崛起,也体现付费阅读并没有完全满足所有人群的阅读需求。”

阅文从去年开始布局免费阅读,上线免费阅读创作站点昆仑中文网、新媒体创作站点九天中文网,并与QQ浏览器、掌阅等平台合作,成立免费小说联合项目组。截至去年年底,免费内容的平均DAU已经达到1000万。

围绕着多重内容形式,程武提出了三级开发体系。其中,有声和出版为第一级推动力,能够丰富阅读场景,以较轻量的方式为IP巩固、拓展粉丝;动漫、影视和游戏是第二级推动力,并为IP提供视觉基础,兼具 “放大器”效应。而关于“IP商品化和线下消费”的第三级推动力,则将贯穿动漫、影视、游戏各类内容业态的衍生品开发,是未来的重要探索方向。

同时,阅文“IP增值中心”也在今年正式成立,将发力消费品供应链、全品类潮玩、线下实景消费三大赛道,加深与产业上下游的合作与联动,不久之后,以网络文学为主题的剧本杀、盲盒等产品就将落地,新一轮的开发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2021年将是新的历史起点。”程武说。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的梦想一度是成为物理学家,而如今的他,是一位资深的文化行业从业者。他希望,未来能为创作者打造最有价值的IP生态链,将阅文打造为全球顶尖的文化产业集团。“让IP跨越空间,让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读者为同一个好故事喝彩。”未来的使命,就是“让好故事生生不息”。